国承善: 十八转见闻

25 2月

十八转见闻

作者 | 国承善

张玉奎老师写的十八转接近尾声,四十多篇十八转里的故事一一拜读,荡气回肠,很想实地游览一番,心想事成,我开车拉上他,来了个说走就走的旅行。

往着我的家乡嵩山方向一路奔驰,平坦的山路蜿蜒曲折,一路风景一路歌,美妙的音乐陶醉在驾驶室里,我的心情愉快地像只春天的燕子,飞上蓝天,飞翔在临朐县西南部的高山林区。

嵩山与三岔交界,县界标牌设在那里的路边,陕西榆横至山东潍坊的特高压线路就在高空中,架设在龙门河之上的蓝天里。

三岔店来到眼前,村边通往龙潭湖的水流平缓,两岸多林木,村庄农舍掩映在河道拐弯处,溪流清澈,鹅鸭共舞,大桥小桥卧于河道,朴实的山村老人赶着小群山羊而去,奔着那蜿蜒的小道进山。

道路在这里分岔,一去沂源悦庄乡,一去博山,一去临朐。进入博山路段行不多远,道路再次分岔,沿河流一路而上,进入十八转。首先于璞邱村上首参拜了千年黄连树,古木高耸云天,枯枝断臂形如虬龙,护栏环绕,刻碑立传。

行至一道分水岭,旁有村庄叫流水,庄分南北二村,称南流水北流水。南去流水通沂河源,名曰螳螂河,于南麻县城附近交汇,北去流水下临朐,经龙潭湖通弥河。此村党支部书记人人称颂,为政为民当是典范,严于律己,致富乡民,当选省市县三级人大代表。

唐家六村位于分水岭下,河流穿村过,两岸石墙夹河成渠,碧水盈盈,渠桥三两座,疏柳六七棵,街道整洁,房舍涂新,童叟欣欣乐天年。村前立一标牌,上书十八转流域。

十八转,乃河流于此间山道相转一十八道湾,其间峰峦参天,林木葱郁, 迂回盘旋,逶迤而下。夏季的那场特大暴雨毁河堤,部分河段没有修复,冲刷的痕迹尤存。

大坡村河段河水充盈,宽阔的河床溪水平缓,经大坡村一公里处,陡然下坠不见了踪迹,乃石灰岩溶洞地质吸纳了河水。只有夏季汹涌而下的滚滚洪流如脱缰的野马奔腾咆哮,无所阻拦的时候,猛烈冲撞着山崖,经年深月久,坚硬的岩石山壁被水冲垮,冲垮,再冲垮,壁立万丈,多有石坎凹进去数米有余。山崖之巨石滚落河中,千磨万击消磨锐角,鹅卵石于干涸的岸滩上铺展,阴冷不见阳光处凝霜未解。

大坡孟坡两村间,平缓的山间公路沿河道弯曲盘转,途经人工劈山开凿一处通道,通往内部一条大山�e,内有稍许人家居住,张老师早年就工于此间一石料厂,采集十八转秘闻,记录三百年历史。

石王庙之下山路绕行孟坡村,撇开十八转河道独去。沿河道深入,接下来的山涧里已没了人家,车不能行,惟见满河滩滑溜石子,洪水过后坑洼巨大,旁边山崖突兀,峰峦叠起剑样插天。

徒步丈量,探险五层崖,两山相夹,松柏蔽日,林间小径时隐时现,丛林密不透风,艰难攀登,竟引至悬崖半坡,前不能进,上不可攀,身临万丈绝壁,只好于密林中往返。空中时有鸟飞过,地上偶见走兽骨,奇石怪木不鲜见,剑峰遥指玉皇宫。

此间山壑多溶洞,考古发现猿人生活遗址,附近有猿人洞一处,于五零四部队山间公路旁,曾经轰动考古界。

驱车进入孟坡村,高大的牌坊门楼异常气派,三道门洞,琉璃瓦置顶,孟坡村三个大字虬劲有力。村内容貌整洁,卫生干净,河渠碧水汪汪,静卧的石桥默默诉说着几百年历史。

穿村而过,沿山路驶上东山梁,团山后坡进林场。大涝洼小涝洼尽收眼底,对面林海葱郁,山下居民散居,观层层梯田叠加,闻鸡犬相鸣,心旷神怡。

有菜园村民毕德孝夫妇独居山岗,果树营生,茅舍炊烟,房前杏树三五棵,家狗数只乱吠。老人家迎出舍外,憨厚朴实,待人诚挚,善良温存,感人至深,所有沂蒙山人的美德,体现无遗。

因时间关系不能尽游,所过之处尽留深刻印象。十八转,转转有风景,村村有故事,无数条支流流来的不仅是清冽甘甜的山溪水,更是书写不尽的人文历史。

国承善,1961年生于临朐县嵩山淹子岭,汉族,受其父影响,自幼喜欢诗书,酷爱文学,现居东城,为邻玉奎,闲来一壶淡茶,聊一些乡村历史深处的东西。